• 我要投稿
  • 您當前的位置:中國教育資源網 -> 語文專題 -> 語文高考復習 -> 詩詞鑒賞 -> 文章內容
  • [ 收藏本頁文章 ]
  • 一片花飛減卻春,風飄萬點正愁人

    文章作者:本站    文章來源:本站整理   文章欄目:詩詞鑒賞    收藏本頁

    一片花飛減卻春,風飄萬點正愁人
     


    出自唐代詩人杜甫的《曲江二首》

    【其一】
    一片花飛減卻春,風飄萬點正愁人。
    且看欲盡花經眼,莫厭傷多酒入唇。
    江上小堂巢翡翠,苑邊高冢臥麒麟。
    細推物理須行樂,何用浮名絆此身。
     
    【其二】
    朝回日日典春衣,每日江頭盡醉歸。
    酒債尋常行處有,人生七十古來稀。
    穿花蛺蝶深深見,點水蜻蜓款款飛。
    傳語風光共流轉,暫時相賞莫相違。

    賞析
      曲江又名曲江池,故址在今西安城南五公里處,原為漢武帝所造。唐玄宗開元年間大加整修,池水澄明,花卉環列。其南有紫云樓、芙蓉苑;西有杏園、慈恩寺。是著名游覽勝地。
      第一首寫他在曲江看花吃酒,布局出神入化,抒情感慨淋漓。
      在曲江看花吃酒,正遇“良辰美景”,可稱“賞心樂事”了,但作者卻別有懷抱,一上來就表現出無可奈何的惜春情緒,產生出驚心動魄的藝術效果。他一沒有寫已經來到曲江,二沒有寫來到曲江時的節令,三沒有寫曲江周圍花木繁饒,而只用“風飄萬點”四字,就概括了這一切!帮L飄萬點”,不止是客觀地寫景,綴上“正愁人”三字,重點就落在見景生情、托物言志上了!帮L飄萬點”,這對于春風得意的人來說,會煞是好看,該不會又“正愁人”。但是作者面對的是“風飄萬點”,那“愁”卻早已萌生于前此的“一片花飛”,因而用跌筆開頭:“一片花飛減卻春!”歷盡漫長的嚴冬,好容易盼到春天來了,花兒開了。這春天,這花兒,是很值得人們珍惜的。然而“一片花飛”,又透露了春天消逝的消息。敏感的、特別珍惜春天的詩人就不能不“愁”!耙黄,是指一朵花兒上的一個花瓣。因一瓣花兒被風吹落就感到春色已減,暗暗發愁,可如今,面對著的分明是“風飄萬點”的嚴酷現實!因此“正愁人”三字,非但沒有概念化的毛病,簡直力透紙背。
      “風飄萬點”已成現實,那尚未被風飄走的花兒就更值得愛惜。然而那風還在吹。剩下的,又一片、一片地飄走,眼看即將飄盡了。第三句就寫這番情景:“且看欲盡花經眼!薄敖浹邸敝ā坝M”,只能“且看”!扒摇,是暫且、姑且之意。而當眼睜睜地看著枝頭殘花一片、一片地被風飄走,加入那“萬點”的行列,心中滋味就不怎么樣了。于是來了第四句:“莫厭傷多酒入唇!背跃茷榱讼。一片花飛已愁;風飄萬點更愁;枝上殘花繼續飄落,即將告盡,愁上添愁。因而“酒”已“傷多”,卻禁不住繼續“入唇”!
      蔣弱六云:“只一落花,連寫三句,極反復層折之妙。接入第四句,魂消欲絕!边@是頗有見地的。然而作者沒有說明要如此“反復層折”地寫落花,以致魂消欲絕的原因,究竟是僅僅嘆春光易逝,還是有慨于難于直陳的人事問題。
      第三聯“江上小堂巢翡翠,苑邊高冢臥麒麟!本蛯懙搅巳耸;蛑^此聯“更發奇想驚人”,乍看確乎“奇”得出人意外,細想卻恰恰在人意中。詩人“且看欲盡花經眼”,目光隨著那“風飄萬點”在移動:落到江上,就看見原來住人的小堂如今卻巢著翡翠──翡翠鳥筑起了窩,何等荒涼;落到苑邊,就看見原來雄踞高冢之前的石雕墓飾麒麟倒臥在地,不勝寂寞。經過安史之亂,曲江往日的盛況遠沒有恢復;可是,好容易盼來的春天,眼看和萬點落花一起,就要被風葬送了!這并不是什么“驚人”的“奇想”,而是觸景傷情。面對這殘敗景象的辦法,仍不外是“莫厭傷多酒入唇”,只不過換了一種漂亮的說法,就是“行樂”:
      “細推物理須行樂,何用浮榮絆此身?”
      這兩句意思是:難道“物理”就是這樣的嗎?如果只能如此,無法改變,那就只須行樂,何必讓浮榮絆住此身,失掉自由呢?
      聯系全篇來看,所謂“行樂”,不過是他自己所說的“沉飲聊自遣”、或李白所說的“舉懷消愁愁更愁”而已,“樂”云乎哉!
      絆此身的浮榮指的就是“左拾遺”那個從八品上的諫官。因為疏救房琯,觸怒了肅宗,從此,為肅宗疏遠。作為諫官,他的意見卻不被采納,還蘊含著招災惹禍的危機。這首詩就是公元758年(乾元元年)暮春任“左拾遺”時寫的。到了這年六月,果然受到處罰,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。從寫此詩到被貶,不過兩個多月的時間。明乎此,就會對這首詩有比較確切的理解。這是“聯章詩”,上、下兩首之間有內在的聯系。下一首,即緊承“何用浮榮絆此身”而來。
      前四句一氣旋轉,而又細針密線。仇兆鰲注:“酒債多有,故至典衣;七十者稀,故須盡醉。二句分應!本驼路ǘ,大致是不錯的。但把“盡醉”歸因于“七十者稀”,對詩意的理解就表面化了。時當暮春,長安天氣,春衣才派用場;即使窮到要典當衣服的程度,也應該先典冬衣。如今竟然典起春衣來,可見冬衣已經典光。這是透過一層的寫法。而且不是偶而典,而是日日典。這是更透過一層的寫法!叭杖盏浯阂隆,讀者準以為不是等米下鍋,就是另有燃眉之急;然而讀到第二句,才知道那不過是為了“每日江頭盡醉歸”,真有點出人意外。出人意外,就不能不引人深思:為什么要日日盡醉呢?
      詩人還不肯回答讀者的疑問,又逼進一層:“酒債尋常行處有!薄皩こP刑帯,包括了曲江,又不限于曲江。行到曲江,就在曲江盡醉;行到別的地方,就在別的地方盡醉。因而只靠典春衣買酒,無異于杯水車薪,于是乎由買到賒,以至“尋常行處”,都欠有“酒債”。付出這樣高的代價就是為了換得個醉醺醺!≡娙藢@這究竟是為什么終于作了回答:“人生七十古來稀!币庵^人生能活多久,既然不得行其志,就“莫思身外無窮事,且盡生前有限杯”吧!這是憤激之言,聯系詩的全篇和杜甫的全人,是不難了解言外之意的。
      “穿花”一聯寫江頭景。在杜詩中也是別具一格的名句,葉夢得曾指出:“詩語固忌用巧太過,然緣情體物,自有天然工妙,雖巧而不見刻削之痕。老杜……‘穿花蛺蝶深深見,點水蜻蜓款款飛’:‘深深’字若無‘穿’字,‘款款’字若無‘點’字,皆無以見其精微如此。然讀之渾然,全似未嘗用力,此所以不礙其氣格超勝。使晚唐諸子為之,便當如‘魚躍練波拋玉尺,鶯穿絲柳織金梭’體矣!保ā妒衷娫挕肪硐拢┻@一聯“體物”有天然之妙,但不僅妙在“體物”,還妙在“緣情”!捌呤艁硐 ,人生如此短促,而“一片花飛減卻春,風飄萬點正愁人”,大好春光,又即將消逝,非常值得珍惜。詩人正是滿懷惜春之情觀賞江頭景物的!按┗ㄍ惖钌钜,點水蜻蜓款款飛”,這是無比恬靜、無比自由、無比美好的境界?墒沁@樣恬靜、這樣自由、這樣美好的境界,存在不了多久了。于是詩人“且盡芳樽戀物華”,寫出了這樣的結句:
      “傳語風光共流轉,暫時相賞莫相違!
      “傳語”猶言“寄語”,對象就是“風光”。這里的“風光”,就是明媚的春光!按┕狻币宦擉w物之妙,不僅在于寫小景如畫,而且在于以小景見大景。讀這一聯,就能喚起春光明媚的美感。蛺蝶、蜻蜓,正是在明媚的春光里自由自在地穿花、點水;深深見(現)、款款飛的。失掉明媚的春光,這樣恬靜、這樣自由、這樣美好的境界也就不復存在了。詩人以情觀物,物皆有情,因而“傳語風光”說:“可愛的風光呀,你就同穿花的蛺蝶、點水的蜻蜓一起流轉,讓我欣賞吧,那怕是暫時的;可別連這點心愿也違背了!”
      仇注引張綖語云:“二詩以仕不得志,有感于暮春而作!毖院喴赓W,深得詩人用心。因“有感于暮春而作”,故暮春之景與惜春、留春之情融合無間。因“仕不得志”而有感,故惜春、留春之情飽含深廣的社會內容,耐人尋味。
      這兩首詩總的特點,用我國傳統的美學術語說,就是“含蓄”,就是有“神韻”。所謂“含蓄”,所謂“神韻”,就是留有余地。抒情、寫景,力避傾囷倒廩,而要抒寫最典型最有特征性的東西,從而使讀者通過已抒之情和已寫之景去玩味未抒之情,想象未寫之景!耙黄w”、“風飄萬點”,寫景并不工細。然而“一片花飛”,最足以表現春減;“風飄萬點”,也最足以表現春暮。一切與春減、春暮有關的景色,都可以從“一片花飛”、“風飄萬點”中去冥觀默想。比如說,從花落可以想到鳥飛,從紅瘦可以想到綠肥……“穿花”一聯,寫景可謂工細;但工而不見刻削之痕,細也并非詳盡無遺。例如只說“穿花”,不復具體地描寫花,只說“點水”,不復具體地描寫水,而花容、水態以及與此相關的一切景物,都宛然可想。就抒情方面說,“何用浮榮絆此身”,“朝回日日典春衣,……”,其“仕不得志”是依稀可見的。但如何不得志,為何不得志,卻秘而不宣,只是通過描寫暮春之景抒發惜春、留春之情;而惜春、留春的表現方式,也只是吃酒,只是賞花玩景,只是及時行樂。詩中的抒情主人公“日日江頭盡醉歸”,從“一片花飛”到“風飄萬點”,已經目睹了、感受了春減、春暮的全過程,還“傳語風光共流轉,暫時相賞莫相違”,真可謂樂此不疲了!然而仔細探索,就發現言外有意,味外有味,弦外有音,景外有景,情外有情,“測之而益深,究之而益來”,真正體現了“神余象外”的藝術特點。

    我要投稿   -   廣告合作   -   關于本站   -   友情連接   -   網站地圖   -   聯系我們   -   版權聲明   -   設為首頁   -   加入收藏   -   網站留言
    Copyright © 2009 - 20012 www.hnhhfb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教育資源網 版權所有  
     
    他把我吸高潮了